映客市值的断崖式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10-11 01:58


前不久,“港股第一直播股”映客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数据结果不尽人意。面对映客的首次亏损,听到了风向的投资者们似乎早已失去了耐心,8月27日,映客股价下跌4.39%。最终收于1.09元/股,而在28日盘中甚至跌至1元/股。

从“港股直播第一股”到“一元仙股”,映客的断崖式下跌,相比斗鱼、虎牙、花椒、YY等同行如鱼得水的现状,映客不可不说是犹如涸辙之鲋。

2018年7月12日,映客在香港上市成功,股票代码是“03700”。据映客创始人奉佑生的表述,“3”是映客成立之初到上市的三年历程,“7”则是暗指腾讯。腾讯的股票代码是“00700”,互联网行业大佬腾讯在上市之初的市值与收入都远不如上市之时的映客,映客就像一个3年的腾讯,足以看得出奉佑生对映客的期待。

然事与愿违,上市一年多后映客2019年给出的财报结果与创始人奉佑生最初的梦想相差甚远。

风光不再:映客一跌再跌

在线直播的江湖里从来不缺乏机会,却也悄无声息的斩落许多初出茅庐的年轻一代,初入江湖的网易薄荷、名声大噪的全民直播都在直播寒冬里死去。在今年寒气还没有褪去的时候,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熊猫直播也已经远行,不可不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还有以素人直播起家的映客,在几经波折上市之后的日子也并不那么好过。

2019年9月16日“港股第一直播股”映客给出截止至6月30日的上半年财报,让期待能够从在线直播行业里赚得盆满钵满的投资者们大失所望。相比当年风口正盛的时刻,映客的亏损让人咋舌,映客营收总额约为14.8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4.9%,主营业务经营利润亏损6649万元,同比奕博在线 减少114.2%,期内净亏损2755万元,同比下降102.9%。

巨额亏损的原因,映客方面给出的回答是:“主要是创新产品的研发费用大幅增加”。虽然,映客支出占大头,但映客的研发费用同比增加了0.7亿元,仅为1.53亿元,而营收直接下降了8亿元。二者对比的差距显然有些大了,光是研发费用的支出明显不能填满映客巨额亏损的大坑,映客亏损的真正原由还隐藏在财报里。

战略性的研发费用支出,是各大直播平台想要良好后续发展不能缺乏的核心,好马配好鞍,大侠携良剑,这是江湖上的规矩。但映客连年下滑的业绩,却是摆在奉佑生面前的事实,2016年的43.3亿元,2017年的39.4亿元再到2018年的38.6亿元,到了2019年给出的上半年财报断崖式的下跌,更是对映客的重击。

在这场直播寒冬里没有锦上添花,只有雪上加霜。据艾瑞咨询的数据表明,到今年7月为止,映客的月度独立设备数只有1130万台,相比去年同期的数据调查1390万台大幅减少。

映客的直播输出方式主要还是依靠映客APP,从映客公布的数据中来看,当前公司旗下的产品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为2953万人,去年同期人数为2582万人,同比增长了14.4%。如果光看数据的话,用户量明显有所增长,但其中要注意考量的是,去年同期人数的统计仅仅是基于映客直播一个应用软件而言,而最新数据中的2953万位用户量则是计算了其公司旗下的所有产品所得到的数据。

比映客营收不断下滑还有更为严峻的是其毛利率的下降,映客的毛利率从2016年的37.76%下降到2018年的33.81%,在之前的季度尚能实现营收的映客,在今年上半年的财报中首次由盈转亏。面对映客的亏损,资本市场对其的态度并不宽容,映客股价下跌至8.2%,8月28日盘中甚至跌至1元/股。而融资进来的股权基金,也减少持约4亿股,大概占总股本20%左右。

单一的收入结构似乎成了直播行业的通病,直播收入决定生死的趋势并没有得到缓解。在2017年,映客就开始造星计划,打造属于自身的IP,但是仍然是治标不治本,收入来源大部分还是依赖于打赏。在当年风口正盛的时候,映客靠着“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广告语一度风靡直播这个新兴的江湖,现在面对已经形成龙盘虎踞的在线直播江湖里,映客的秀场直播似乎已经泯然众人。

荆棘满布的直播市场

如同互联网的其他行业一般,在线直播这个曾经让投资者们日进斗金的江湖,在经历了刀光剑影的千播大战之后表面已经逐渐趋于平静,但各大在线直播平台在自家下的功夫却是风起云涌不曾停歇,增量时代已经转变成了存量时代,直播平台对于用户量的争夺战变得加剧。

根据艾媒咨询给出的报告显示,映客占据了2019年Q2中国娱乐内容类直播主流平台月活跃用户量的第三名,但其MAU仅游走在1000万人左右,和一直盘踞在第一的花椒2600万人和第二2400万人的YY的差距可以说是天差地远。

另外,艾媒预计2019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会超过5亿人,与此同时其给出的数据显示,在线直播用户数量的年增长率已经在逐年下降,从2017年的28.4%减至2019年的9.9%,估算在2020年仅能达到4.6%,直播红利已然消逝,各大直播平台继续寻找下一个经济增长点。

在这一场争夺战当中,有人斗志昂扬,有人前途迷茫,有人黯然离场,而作为“港股第一直播股”的映客在财报颇为窘态的当下,又要如何实现创始人奉佑生所讲的,“比IPO更美好的事情,是我们前方的梦想”。映客从第一股到一元股,映客实现梦想的路途上其主营业务的影响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营收的独木难支

2015年映客诞生了,映客的定位从一开始就很明确,要成为直播行业中的代名词,映客靠着花费200万元购进的美颜技术,单枪匹马闯入在线直播的江湖。映客也确实成就了自己在在线直播里的地位,在千播大战后还能留在直播行业中,仍留有一战的魄力。

但是成也萧何败萧何,映客靠着直播起家,如今的映客也因为直播深陷囹圄。映客直播业务几乎占据了其营收的全部来源。从2015年成立之初到2018年成功上市四年内,映客直播业务的营收分别占比94.6%、99.8%、99.4%、96.59%,在这几年占比略微下降,但依旧是映客收入的主干。

在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中映客的收入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直播、广告、其他。当中直播的营收就占据了95%的份额,广告仅为4.7%。财报里给出的数据表明,今年上半年映客的广告收入同比大增47.1%,营收利润达到0.7亿元,但作为映客主要营收的直播收入犹如泄洪从22亿元减到仅有14.1亿元的收入,同比大减36.7%。广告业务的营收,对于映客庞大的整体而言杯水车薪。

映客在财报中分析,是由于行业增长缓慢的势态,所以映客直播的收入效益也随之减缓。但对比虎牙、斗鱼直播营收分别占比95.6%、91.2%的情况之下,二者给出的第二季度财报表明虎牙的直播收入同比增长93.6%,营收20.105亿元;斗鱼同比增长则为133.2%,营收18.73亿元。

虎牙和斗鱼大部分都是推送电竞游戏直播的特定内容,用户粘性要远高于其他直播平台,而且二者在泛娱乐方面也有涉足,泛娱乐占据虎牙直播收入的54.5%,斗鱼为35%。单凭着秀场直播映客面对着诸多的阻碍,在线直播行业的红利已经到达天花板,行业内部早已陷入互相争夺存量的明争暗斗当中,类似花椒、YY等早就是已经大战过几百回合的老对手,现在还更加涌入了诸如快手、抖音想要进军直播江湖搅动风云分一杯羹的新势力,映客进退维谷。

支出的沟壑难填

2018年7月12日映客上市,奉佑生在当日致辞说:“创业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几经波折,几度传言借壳上市的映客终于实现第一步,这对于奉佑生来说只是“创业过程中普通又带点快乐的一天。”

彼时的映客市值107亿港元在线直播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时风光无限,而仅过了一年多后,2019年9月16日映客发布上半年财报,连续盈利的映客由盈转亏,连同市值也跌至22.32亿港元。光靠颜值吃饭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映客和其他众多直播平台都深知这一点,映客也早已意识到这一点。

“2019年以来直播行业竞争持续加剧,本集团积极应对,全力发展互动娱乐及社交产品矩阵,以建立内生流量体系。其中,在互动娱乐产品矩阵方面,本集团基于自成立以来积累的成熟产品、商业及运营模式以及对市场及用户的深度理解,在视频、音频两个层面针对细分市场和垂直用户群体逐步推出精细化运营产品,包括音频互动娱乐产品音泡、中老年视频互动娱乐产品老柚等,通过对市场的探索及产品的持续优化,积累了丰富互动娱乐产品创新经验并形成了较为成熟的持续研发及拓展模式;在社交产品矩阵方面,本集团进行了产品验证并积极寻求市场机会。”

映客在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当中如此解释自己目前推出的产品矩阵的规划与期望,可以看出映客上半年财报中,相对于直播收入的大幅下滑,映客方面对于研发支出的费用不缩反放,映客的研发支出为1.53亿元,2018年为8520万元,同比增长80%,还捷克娱乐 有销售及推广开支和上年同期的2.59亿元相比增至3.21亿元,增长了23.6%。

1.5G的研发

映客研发支出主要用于5G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开展,这与映客将重心放在下一代互动娱乐场景相关。5G技术的到来,让直播平台又看到了另一种可能,现在4G网络还做不到直播平台的其他互动以及更多内容,在5G技术高通信传输的发展下都是新的契机。不同于4G网络还会出现的卡顿,5G技术能够更加迅捷的传播网络内容,相对的网络画质也会有新的改变,这对直播平台来说无疑是最佳消息。

奉佑生曾说过:“我们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核心技术的发展是映客想要在直播行业一展拳脚的重要一环,映客试验超低延时合唱技术,5G高清VR直播,加快5G技术与自身直播业务的更好结合。

新技术的研发是紧跟时代潮流的要求,但还要注意到的是目前5G技术的应用基站只在极少数的城市有所展开。现在投入5G技术烧钱的研究,对于直播收入下滑8亿的映客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2.产品矩阵的试水

单纯的依靠直播业务这一条路走不长久,奉佑生和众多直播行业的巨头显然都有意识到这一点。映客正垂直向下发展自己擅长的领域内容,争取核心用户的不流失,以及开发新的领域用户。

映客在当前最热门的领域细分市场,细分核心流量用户人群,捷克娱乐 分别推出专注下沉市场的“趣头条”;版短视频应用“种子视频”;还推出了专门面向还未彻底开发的蓝海中老年群体用户,K歌直播的产品“老柚直播”;以及面对付费意愿较高的年轻群体研发了“不就”、“音泡”等语音交友平台;另有针对当下较为流行的二次元文化的二次元兴趣社区“StarStar”;再有开放式移动地图交友的产品“22”。

“直播现在是我们现金流很好的主营业务线,有很好的现金流和利润,但是赚来的利润应该投入到源源不断新的研发和未来增长当中去。”秉着这样的理念,奉佑生和他的团队开发上面的一系列产品,希望能够从中孕育出规模化的产品从而实现能够有一两款爆红的产品,提升用户的黏度和付费意识,然后在产品矩阵当中形成产品的互补,流量的循环以及再生新流量,建造一个完整的泛娱乐生态。

但就目前来看,映客推出的这些产品并没有成功实现变现的能力,吸引流量的能力并不如预期的构想那么顺利。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音泡截止至2019年5月份的月独立设备也只有4万台左右。其中数据较好的种子视频,据官方提供的数据来看,到2月中旬为止,注册用户突破2000万人,DAU达到200万上下,用户在APP上的观看时长达到100分钟。

映客根据细分领域推出相关的产品,努力争取每一阶层的用户群,但是每增加一个APP就意味着多一份资金成本的输出。产品矩阵的推出目前还并不能为映客实现营收,反而销售及推广开支增至3.21亿元,增长了23.6%,在财报中被归至映客的亏损部分。而且在产品矩阵当中数据较为好看的种子视频,其APP内容多打擦边球,这对一个想要长期发展的软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首先是政策的监管严格,近年打着色情、低俗、卖腐的软件均被下架整改,再重新上架的产品的口碑也会大打折扣。其次,靠着肤浅表面的封面内容来吸引用户,并不能达到想要留住用户的效果,难以产生核心用户,用户粘性不足,更不用说想要进一步达到变现的效果。还有,种子视频是映客针对在下沉市场推出的产品,对其内容的不加把控,并不能够带来很好的推广效果,“剑走偏锋”往往会适得其反。

3.收购积目

映客除了再建设自身产品的矩阵之外,还以8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小众社交产品“积目”。对于想要发展产品矩阵的映客来说,再开发一款专注社交的软件,不如在积目原有的基础上进行开发要节省更多的时间。

但外界对于映客全资收购积目的行为并不看好,一方面积目的主营方面是陌生人社交,垂直90-00青年文化人群的社交娱乐,为用户画像,根据用户奕博在线 的兴趣爱好来推荐相关社交人群。众所周知陌生人社交业内已经有陌陌、探探和Soul等老牌产品,积目能否在这些老江湖中脱颖而出实在难说。而且就陌生人社交而言,和熟人社交相比,其内容混杂,广告营销、色情低俗等容易打擦边球,还有陌生人社交的流量天花板也已经逐渐见顶。

另一方面就积目自身目前的体量而言,实在是过于小众,积目目前受众多为95后年轻一代,基础用户有限,也难再开发其他层次年龄的用户。现在积目的日活量仅约在80万左右,月独立设备数也只达到48万台左右,对于引流的作用尚不能起到映客期待的效果。花费8500万美元的高价全资收购积目,对映客来说能否回本还是一个未知数。

相对于营收的大幅下降,支出就像一只庞然巨物正在把映客拖入无止境的泥潭当中。纵使现在的映客尚有良好的现金流,但是面对自身盈利能力的不足,以及目前在线直播行业红利已经被割据完毕的情况之下,考虑如何使支出成本得到最大的回收,已经是映客无法回避的问题。

映客出路难寻

映客初出茅庐时以素人直播掀起一阵风云,也正因为如此游戏直播里相比虎牙、斗鱼这类具有特定直播内容和对固定粉丝吸引力较大的主播平台,映客无特定内容的直播,从而导致用户粘性的不足,流量容易流失。与此同时映客还要面对着花椒、YY等大势力高压,秀场直播平台泛滥,直播+的形势也是龙争虎斗,映客直播输出业务可替代性产品过强,无特殊优势。

除了来自同行的压力,映客还要面对快手、抖音等短视频的流量争夺,直播输出的内容质量不比短视频容易管控,直播内容大多断片,难有持续性。而短视频在这一方面则具有可以重复观看的优势,以及经过剪辑的精简内容能够更加保证质量。还有短视频相对于直播来说,其推广对特定人群的投放更为精确,目前抖音正在试推出15分钟的长视频,对直播的影响是各大直播平台必须直视的。

还有现在相关政策的出台,对于直播内容的把控要比早期严格得多,多个直播平台都难逃被下架的命运,映客更是多次被下架。从2016年的“映客”刷榜被下架悄然改名“映克”重上软件商店,到现在的“港股第一直播港”似乎也因内容管控而难逃沉落的命运。

最后5G的到来又给了互联网在线直播行业无限的希望,映客在技术研发上面不断加码是必然的选择,但缺少大集团资本支持的映客能在这条烧钱的道路上有所前进吗?而且对于5G的渴望不仅是映客一家,花椒对5G技术的相关研究也在持续,技术上的竞争激烈,核心技术形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映客从风光上市到如今陷入窘境不过短短一年多时间,一入江湖岁月催当年正好乘着直播风口扶摇直上的,众多诸如映客般的直播平台,在在线直播流量已经逐渐趋于稳定的关口,如何再创造红利,谋求出路。映客接下来的后续发展已经不是单独一家的未来,而是映客们的出路。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32931.html (转载请保留)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0758bike.net/p-wenzhang-1850453.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